披上梦的衣裳 仍是过境的一夜欢愉

  元宵节,俞莉倩从郊区S城匆匆赶来,落座第一句是,“因为一件事,整个春节,我都在忐忑中度过。”

  她化了淡妆,一件米色风衣勾勒出这个年龄特有的韵味。若不是她亲口说出,谁会想到,人群中这样一个寻常女子,因为一次出轨内心正暗流翻涌。

  我没想到这辈子我也会经历出轨这样的事,但偏偏,在人生差不多走到一半的时候,它就这样发生了。现在想来,就如同一场梦,这场梦在中开场,当如流星般划过,生活却再也回不到过去的简单了。

  我与老公宋子强当年的结合,完全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结婚10年,且不说有没有爱情,但至少有足够沉甸的亲情。然而,就在去年,我却跟另一个陌生男人,发生了。

  这个男人,与我同城,因为一次爬山认识。那是去年8月的一天,我跟往常一样,带着7岁的女儿到城北的公园爬山。清晨的山坡上人很多。我们母女搀搀扶扶一走得很慢。等下山时,四围晨练的人渐已散去,孩子突然蹲在地上不愿再走了。

  那天我没带手机也没戴表,眼看身后唯一一个一起下山的人也快赶上我们,当他走近,我礼貌性地点头微笑了一下,顺便问了问现在几点了。

  那是个中年男人,高高瘦瘦,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。面对我突然的问询,他几乎没什么迟疑,抬起手腕看看表,随后不紧不慢地说:“8点半了呢。”

  看着已在前面大步而去的他,我的心里突然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。这感觉幻化而生,又飘忽而过,我兀自笑了下自己,没再多想下去。

  好不容易下了山,我们母女走到人行道上,这时后侧一辆小车徐徐停了下来。我在心里预感,会不会是刚才那个他呢?

  面对他的邀请,我有点忐忑,更多的却是惊喜,顿了顿,我报出了那条的名字。“正好,我也要去那边办点事,快上车吧!”他还是微微一笑,只是这次,这笑容似乎多了层别的内容。我确信自己捕捉到了,却辨不清。

  迟疑片刻,我带着孩子上了车。一,他话不多,我们简单聊了几句,一直到了我要去的地方,下车道别,他跟我要电话号码。

  车子渐行渐远。如果感觉没错,那么,一段别样旅程,似已在向我招手关于我,关于这个萍水相逢的男人。

  我有些紧张,这在我三十多年的人生旅途中,还从未发生过。 一方面,我知道我这样想是不对的,可又一方面,我似乎也在期待着什么。

  第二天,我就接到了他的短信,一开始,不过是简单问候,我亦是礼貌回复,却也暗暗记下了他的号码。第三天,我们交换了QQ号。

  那段时间,由于以前开的门面到期,我在家休息,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。我开始花更多时间泡在网上,只为与他多聊几句。很快,我们熟络起来。他告诉我他姓林,是一名公务员,与我一样,有个三口之家。

  说实话,我对他的婚姻和妻子还是有几分好奇的,只不过这些,他从不在我面前提及太多。我们很聊得来,他也还算礼貌,从不像网上那些无聊男人,说不上两句就要与你视频。

  只是子强对这一切一无所知。那时,我似乎也意识到那么一点自己正在走一段的。可尽管如此,每天清晨等子强离开家,我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,在网上,我与林构筑了一个“二界”,这个“世界”新鲜而刺激,我很快便沉溺了进去。

  一天,林说,“上次见面后,我们不是约好再一起爬山么?都没怎么遇到过你,不如下午一起去一次?”

  在森林公园碰了面,我们便一起朝山坡走去。一人影稀疏。直到那时,我们间,依然没说什么“过分”的话。只不过,我的心里是紧张而甜蜜的。

  走到山腰,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坎,林先我一步迈上去,我有些为难,这时,他的手伸过来,“来。”

  关键是,到了坎上平地,他握着我的手却没松开。我轻挪手掌,他拉得却更紧了。

  没有什么比这更明白不过了,他对我也是有好感的。也不知哪来的胆子,那后来,我们拉着的手没有松开,一起行走在山间小道,时间过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快。

  傍晚,他接了个电话,说晚上家里有客,得先回去。我们约好,下次再一起爬山。

  再见面,是个周末,清早子强一出门,我便鬼使神差地拨通了林的电话,问他那天做什么。“正给你发短信呢,也准备问你今天做什么;不如下午一起出去坐坐?”“好啊。”我问去哪,我以为他会说咖啡店或茶吧,谁知,他报出了一家宾馆的名字。

  我一阵紧张……那家宾馆在城郊,他要做什么呢?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他不慌不忙。

  他在半带上了我,随后我们一起驶向郊外。一无话。真正到了宾馆,我眼看着他掏身份证,登记,眼看着一起进到房间,我看到房里有床,有沙发,也有洗澡间,直到那时,我才紧张起来!

  我们先是坐下来一起说了一会儿话,然后有些事情就那么不由自主地发生了。只是,事后气氛稍显尴尬。随后,各自起身,分别。

  我开始不知所措,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。他越不联系,我越思念他。我不知道,自己是不是爱上他了。

  我把苦恼说给了最好的姐妹王芬。她一听,当即把我说了一顿,“你遇上坏男人了,把他QQ号告诉我,我在网上试探一下他。”

  我没想到王芬的反应会这么大,反而替林说了几句好话。后来,拗不过,我还是把林的号告诉了她。

  那之后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总之,林是再没联系我了。 终于有一天,他接了我电话,第一句却是,“你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  而我,一方面思念林,纠结于他态度转变为何如此之大;另一方面,也开始,觉得对不起子强和这个家。可以说,2011年下半年,我都是在矛盾和痛苦中度过。

  直到年前,我又一次跟王芬说起林,这次,她没事般笑笑,“你还在为那个男人费心啊?早不用了!我已帮你把他‘修理’了一顿。”

  她的话令我有些匪夷所思,我没让她“修理”啊!“你还!上次你跟我说了后,我就申请了个QQ号加了他,专门把他臭骂了一顿。我最的就是这种女性的臭男人……”王芬还在说着,她这个人一向性格泼辣,我连忙让她调出聊天记录,看着那些留言,天啊,全是骂人的话,那些话我看着都脸红心跳。

  我似乎明白,林为何会有后来的那些反应了。我只能理解为,他大概是被那些带性的言语气到了,而且,从聊天记录看,他极有可能把王芬当成了我……

  我有些为这段“感情”可惜,于是给林发去了解释短信,但直到现在,他都没回复。

  因为这件事,整个春节我都在内疚与不安中度过。我与林,萍水相逢,虽做了不该做的事,但是,我真没有让朋友骂他的意思,虽然我知道王芬是为我好,可平心而论,那些话不管放哪个人身上,都实在太过分了。

  我想跟他说声“对不起”。虽然,我也不打算我们再有怎样的“以后”了。我明白,这样的“感情”,大抵是很难长久的。

  而因为这样一段经历,我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子强。他到现在仍。我真不知道,以后该怎么面对自己这段经历,怎么面对子强和这个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