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前线去!刀和木迸发杀敌怒吼(组图

  策 划:周跃敏 刘守华 陈 钢 统 筹:彭广余 视 觉:沈 东 责编:严 颢 版式:张晓康 美编:张晓贞

  一把刻刀、一块木板,如此简单甚至简陋的工具,却是抗战时期爱国艺术家们、家园的最有力武器。

  20世纪三四十年代,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,中华民族奋起浴血战斗。那一段波澜壮阔的峥嵘岁月,被一大批青年艺术家定格在一幅幅黑白分明的木刻版画中。在那艰苦卓绝的年代,木刻版画由于材料简单创作快捷,由鲁迅先生大力而迅速成为激励全民抗战的先锋和主力。 如今,历经战火得以留存的部分抗战木刻,很多已成为博物馆的珍贵藏品。虽然经过了近一个世纪的光阴,但凝视着那一根根利刃刻出的粗犷线条,依然可以聆听到它们在发出无声的杀敌怒吼。这些纸张泛黄、画面拙朴的旧作,带着极强的时代印记,穿越厚重的历史,震撼。

  小雨,六栋有着近百年历史的三层红砖小楼在一棵棵绿树的簇拥下,显得格外清新。1937年侵华日军占领上海后,这些由中国商人出资修建的小楼曾一度成为日军军官宿舍。如今这里是某单位的家属居住区。

  24号是其中的一个单元,83年前,由郑野夫等人组建的进步美术团体“野风画会”就在此从事木刻创作。记者在现场寻访,现在的24号居民对“野风画会”似乎不那么熟悉,但是,提到鲁迅,他们都表示“当年鲁迅是这儿的常客”。

  “鲁迅是上世纪30年代中国新兴木刻的先锋和向导。在整个抗战时期,由他的木刻宣传贯穿始终,成为激励抗日的重要文艺形式。”上海鲁迅纪念馆研究室副主任李浩告诉记者,鲁迅早年对苏联、等国的现代版画很感兴趣,觉得这种写实作品效果好、创作廉价而方便,非常适合在当时的中国推广,因此后来大加扶持。

  从1931年8月17日为陈铁耕、江丰、黄山定等13人举办木刻讲习会算起,到1936年10月去世前不久抱病参观《第二回全国木刻流动展览会》并与木刻青年座谈,鲁迅先生在生命的最后5年,为指导青年从事木刻创作倾注了大量心血,不仅进行艺术上的指点,还通过购买作品等方式给予经济上的资助,大批在上海的青年艺术家都曾当面聆听过他的。鲁迅纪念馆副研究馆员秦海琦说。

  在鲁迅纪念馆入口处,一幅大型浮雕吸引了记者的目光,它描绘了一个被蒙住双眼绑在柱子上的男子,正使出浑身力量欲绳索,怒吼而起。这幅浮雕的底版正是李桦在1935年创作的木刻《怒吼吧,中国!》。当时正值日本帝国主义策动华北事变,加紧准备全面入侵,中日空前激烈,作品以入木三分的遒劲刀法和线条,刻画出中华民族这位巨人已经猛醒,正奋力帝国主义与一切强捆在身上的,要拿起武器为民族解放而战斗。

  而解放后曾任广州美术学院院长的胡一川,也是当年鲁迅先生虔诚的听众之一。1932年初,身为杭州艺专学生的胡一川正在上海,亲耳听到日军“一·二八事变”进攻上海的枪炮声,亲眼看到十九军英勇抵抗。在鲁迅的激励下,热血沸腾的胡一川创作了木刻作品《到前线去》,向亿万人民发出了抵抗侵略的紧急,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,成为的抗战木刻代表作。

  知名鲁迅研究学者李允经近日撰文说,1931年,日本侵略者悍然发动了 “九一八事变”,一场尖锐复杂的民族战争摆在了全国人民面前。的是夺取抗战胜利的根本保障和力量源泉,“到前线去”便成了时代的。上世纪30年代初,与胡一川同时代的多位艺术家们,都不约而同地用木刻的形式,向全国发出了“上前线”的号召和动员,如陈铁耕的《送郎上前线》、卢鸿基的《儿呀!为了祖国,勇敢些!》、江丰的《到前线去》、野夫的《到前线去吧!民族解放的战场》等先后面世。正如李允经所言,鲁迅的中国新兴木刻运动,以星火燎原之势在抗日战争中发出了全民族的呐喊,激发了全民奋战的力量。毫不夸张地说,新兴木刻诞生后的第一声呐喊就是“抗日”!

  一场题为《中国战斗》的抗战时期木刻展在这里落下帷幕,两个月的展期内,展览共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约15万名参观者。358件抗战木刻展品,不少出自当时知名的年轻木刻家之手。作品有对敌人面貌的揭露,有对中国悲惨生活的表现,但更多的是全民族抗战中的各种壮烈图像,如《被的中国怒吼》、《我们的城池》、《最后关头》等。

  湖北省博物馆陈列部主任王纪潮告诉记者,这些作品接下来还将在全国多个城市巡回展出,而武汉之所以成为首站,是因为其中不少展品曾于77年前全面抗战爆发初期,由胡风主持在武昌展览过,当时引发全城轰动,极大地激发了的抗日救亡热情。

  据介绍,这次展览由湖北省博物馆、鲁迅博物馆联合主办,300多件展品均为湖北籍文艺理论家、诗人胡风旧藏,后由胡风的家人捐赠给鲁迅博物馆。鲁迅博物馆常务副馆长黄乔生说,抗战全面爆发后,随着平津、沪宁等地相继沦陷,武汉一时成为全国抗战的中心,一大批木刻艺术家来到这里。胡风在武汉主编的《七月》就是扶持、发表抗战版画作品的重要刊物。

  “1938年1月8日至10日,胡风依托《七月》主持全国抗敌木刻画展览会,300多幅作品在武昌教育馆展出三天,先后迎来近万人参观。被木刻家们的精湛艺术所打动,更为作品表现出的爱国深深感染。”胡风之女张晓风说。

  1938年1月11日,在汉口创刊出版的第一张《新华日报》,就以《“抗敌木刻画展览会”参观记》为题,报道了此次展览的盛况。

  全国抗敌木刻画在武昌展出之际,正值侵华日军大举进攻中国腹地之时,中华民族到了最的时刻。三天万人观展,只是当时全民同仇敌忾共御外侮的一个缩影。据湖北省博物馆相关资料显示,1937年底南京沦陷后,国民大部分军政机关迁往武汉,社会也云集武汉,纷纷投入到全民抗战的之中。1938年6月11日,侵华日军进攻安徽安庆,武汉战爆发。之后5个月时间里,中队先后投入约110万兵力,与35万日军在长江两岸展开激战,战线余公里,进行大小战斗数百次,毙伤日军10余万人。武汉战,中日双方投入兵力之多,战线之长,时间之久,规模之大,为抗日战争史之最。会战的结果,使日军不得不放弃“速战速决”的。从此,中国抗日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相持阶段。

  记者在湖北省博物馆的观众留言簿上看到,一位来自四川的参观者这样写下自己的:“朴素的木刻,蕴藏震撼的力量;历史刻在了木板上,更深深刻入了人们的心里。”